这十来年,许多都市年轻人在居住上经历了变迁。

从父母家也许朴素但往往够大的房子,到北上广深突然昂贵和局促的小屋。

从各种原因造成的凑合,到“房子也许是租的但生活不是”的品质宣言。

很难说种种自我觉醒不是新一波的随波逐流,

但如果它让你喜欢自己和生活多一点,那也许正是我们所试图追寻和呈现的。


【TOPYS】青山周平采访


请不起设计师,用得起设计思维。


普通居家和建筑师发生关联的机会,没有《梦想改造家》里那么多

大部分人第一次知道青山周平都是因为《梦想改造家》节目,老胡同改造成极简风格令人印象深刻,而日本霍建华的颜值也让他在才华之外多了一个记忆点。


青山周平的胡同改造作品


虽然不能笼统把电视节目和做秀划等号,但很显然,普通人家居和设计师、特别是著名设计师发生关联的可能性并不大。用青山的话来说,设计师服务的往往都是企业、政府或有钱人——这些金字塔顶端百分之一的人群。回到现实,多数人住的是开发商批量建设、统一装修的住宅,不同的需求,同样的解决方案。 


正是这种落差,让《梦想改造家》之类的家装改造项目给人们带来巨大冲击,原来我的房子可以变成这样

 

但设计师可以帮到的地方仍不少

住宅设计是一个辛苦而费时的工作,自然不便宜。但对于普通人来说,偷师的机会仍然很多,青山有一些tips给你。


首先,多关注建筑师的家居设计产品,它们常用于批量提供家居解决方案。很多建筑师都有设计家具的爱好,他们的知识结构往往也给家居设计带来不同气质,并输入了独特的家居理念。例如擅长收纳的青山,就会重点设计擅长收纳的家具,这些家具自然也成为一个个关于收纳的解决方案,走进更多人家里。


 收纳家具的设计

此外,多关注专业人士对于家居设计的观念和方法。无论真人秀还是各种演讲,人们都可以更多知道、看到有哪些更美好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,那些改造案例更可以成为大家改建的参考。


说到底,普通人的美好家居环境靠自己,但也并非孤立无援。


 

共享空间比你想的更有空间


要记得共享真正的核心是快乐

说到共享经济这个热门话题,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共享充电宝、共享单车、共享办公,但对青山来说,这些共享太重视经济方面,共享真正的核心应该是快乐,因为是共享’嘛,享受。


觉得共享和人们的利己心理相冲突?喜欢研究历史的青山发现,从人类历史长河来看,私有观念出现的时间并不长,所以可以怀疑这种现象。几年前我们也没有想过有一天可以不带钱包出门,人们适应新环境的能力一向很强。


 

关于共享,还有一个隐忧也许是三个和尚没水喝。青山周平住的北京胡同,邻居阿姨每天早上总是顺手把他的院子也打扫了,但住公寓楼的人从来不会突然去打扫大堂,在青山看来这是设计的问题——公寓的设计让人明显产生:门里=“我的空间,门外=“和我没关系,这样的分别心。而住在全新设计、强调共享的公寓里,人的行为也许也会改变。胡同的居住经验给了青山很多启发,他不但研究胡同的生活模式,并试图将这个扁平的事物立起来,应用到高层公寓住宅中,把私密的空间稍微缩小,多穿插一些公共空间。


而不管怎么设计,青山指出其中要点之一就是控制规模,即使是大体量的开发,也要切割成小块。确实,太大规模总是给人距离感,而非归属感。

 

留意一些新共享空间的萌芽

北京有一个东四共享际,一栋楼涵盖了共享住宅、共享办公以及商业,对于刚创业又追求品质感的年轻人,似乎是一个比较完整的解决方案了


而前不久回了一趟东京的青山也发现,日本也像越来越多的国家一样,把私密空间缩小、公共空间做大,比如他住的酒店,房间很小、没有桌子,楼上的公共空间则有舒适的大桌子和酒吧,也有好氛围。恍惚似乎回到了十年前的大客厅小卧室家居格局,对于热衷社交氛围的人来说是一个不错选项。


充满共享精神的酒店设计


书店则是另一个随处可见、接近完美、却也容易被忽视的共享空间。它免费,老少咸宜,不知道去哪儿的时候,去书店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青山的小洞察偷偷送给你:现在不用说话的空间越来越受欢迎,我们的交流都通过微信电话聊完了,见面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好聊的,所以电影院也好书店也好,没有必要说话的空间,我觉得在城市中越来越被重视。

 

难题?交给技术

如果大家十足做到把共享空间当成自己的空间,也会带来一些难题。回忆一下大学宿舍,你就不难理解,你想看书,边上有人在high,赶时间洗漱出门,洗手间里一直有人……


关于这些细节,设计师说,交给科技解决吧。例如声音问题灯光亮度问题,可以通过设置亮度、温度、噪音感应器来解决,哪个卫生间可用也很容易通过手机APP来查看。 


看来,除了设计,技术确实会是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最大助攻,它能清除人们对于共享很大一部分的心理障碍和实际难题。

 

不过最难的,可能是和陌生人一起泡澡

青山觉得公共共享空间中,两个地方最为重要——一是吃饭做饭的地方,另一个则是泡澡的地方。虽然我们觉得中国人特别是南方,并不习惯这种坦诚相对,但青山认为来到澡堂就只是一个纯粹的人,脱掉衣服就是脱掉各种标签,在里面交流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验。日本除了茶道、花道,最近开始提到汤道,让他觉得很有意思。这也被他用在最近做的苏州旧宅改造项目,和云南的酒店项目中。


 

苏州有熊文旅,青山周平在设计中融入了公共浴池概念。


像设计师一样终身学习


如何学习,一直是创作人最关心的问题,也理应是所有无法做到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人关注的问题。

 

电动车是个好工具

虽然电动车听上去似乎不那么文艺小清新,但青山对此有独特见解:北京都是胡同,电动车是最适合观察这座城市的工具,太快就没有办法看细节,太慢没有办法看总体,所以每天上下班我都会选电动车去走不同的路,看到城市不同的场景。


 

去到其他城市,他也尽量选择汽车到不了的地方,因为这种地方会保留很多有意思的空间。在青山看来,汽车让不同的城市慢慢变成同一个风格,同一个尺寸,所以在这点上,他选择成为一个尽量回避汽车的讷德分子

 

向历史学习

和许多人一样,历史也是青山重要的学习对象。青山一直保留着做表格的习惯,在书里看到有意思的东西,思考的东西,项目里的东西,从最开始开天辟地,一直到最近几年,所有发生的事情青山都记录在这张表格里面,这也成为了他的灵感大数据。


青山周平做知识积累的一张表


“我们大概是在哪里,我们现在大概是往什么方向走,这个表格给我方向感。


 


采访、撰文/ Vivi@TOPYS  

录音整理/茹子@TOPYS

图片/B.L.U.E.建筑设计事务所 提供
采访地点/深圳